一只词

让我把你标记为业务推销

论马甲的重要性:

这是一个囧雷囧雷的故事,话说我竟然能利用这点时间更新也是挺不容易的


 


“哎哎哎队长你别挂电话,真的是我你要相信我我的手机真的是被隔壁家那只大狗看成狗粮误吃而且他死活不肯吐出来,我才换了个华为换了个备用电话卡,没办法不是在G市不方便在办一个....”


  “少天.....你的手机....长得到底有多像狗粮....”


  “我....我不就.....到的时候换了个手机壳么.....”


  “上次被猫吃这次又换狗....你的手机到底得多招宠物喜欢....”喻文州无语。


  “咳咳....额,那我先去和张佳乐王杰希他们会合,他们都在那边等我呢,队长你没空的话可以迟点的,我先过去了哈他们都在等我呢拜拜!”


  黄少天刚把电话挂了,猛然抬头突然看见电梯门上粘着一张纸,上面印着一个拿着玫瑰花的风骚青年男子,然后下面就是一串电话号码,还有几个大字:找绝色BOY,来这里!alpha、omega的最佳活动场所!地址:xxxxxxxx


  黄少天受到了严重的惊吓,这可是电梯,电梯!手一滑,手机差点滑落地面,幸好及时握住,心里看着万匹羊驼奔腾而过。


 “卧.....”


  黄少天当他看到自己的屏幕上有着业务推销这几个大字以后,说到一半的粗口竟然说不下去了,他成功的把刚刚喻文州打来的电话标记为业务推销。


  这点黄少天是记得的,当新手机打陌生电话的时候挂完电话总会出现一个类似九宫格的东西,上面有着信息诈骗、骚扰电话、快递外卖等,其中有一个就是业务推销,是方便你我他不用被电话骚扰,一旦定义以后对方就再打不进你的电话。


  而他刚刚竟然.....


  黄少天惶恐的看着电梯门缓缓打开,看着一桌子的职业圈朋友,机械的走出电梯门,呆滞的凝视着那些看向他的人。


  奇怪....为什么感觉他们看我的眼神不太一样....


  他的安静显然让所有人不习惯,只有叶修淡定的弹了弹烟灰,说:“哟,黄少天,刚刚喻文州打了个电话给王杰希说你不接他的电话,怎么回事。”


  队长.....难道说.....就在我把你标记为业务推销的瞬间.....你又打了个电话.....


 “......啊....这个.....我把它标记为....业务推销了.....系统.....系统自动屏蔽.....”黄少天此生第一次说活哆嗦。


  “嗯?”所有人望向站着的黄少天。


  “额,我说,黄少天,就算你不想接他的电话,但它至少是你队长不是吗,这样做,不太好吧?”王杰希拿着手机斜视,眼神里全都是小朋友第一次恋爱不要慌张,那双大小眼看起来一场惊悚。


  啊,大眼你不要用这种眼神来看我,我好方,难道真的要我说是看了某个广告造成的吗.....你们一定不会信而且你们说不定还以为我那啥那啥......那啥了啊!!


  正在黄少天表示很方的时候,张佳乐突然说:“难道喻队真给你推销什么了?”


  “对!他给我一次又一次地推销alpha我受不了了!”黄少天一句话脱口而出,说完之后他很想一巴掌就拍死他自己。


  可是他发现自己根本止不住嘴。


 “然后我就把它标记为业务推销,他简直是每次趁我发情期就这样,没办法我只好把它屏蔽.......”


 多少次他想止住嘴都是失败的。


 黄少天发誓事情真相真的不是这样的。


  作为一个嘴比脑快的家伙实在受不住面前的人越来越奇特的目光。


  最后叶修咳了两声,带着所有人的目光,望向了魏琛。


  魏琛吐了两个烟圈,单手扶额撑桌子上。


  “你们把老夫教过这两个傻B的事情忘记,老夫真的不认识他们。”


  “哎,严师出高徒。”叶修感叹。


   魏琛深深吸一口气,一副没眼看的样子对围在它身旁的目光说,“今天我要向所有人证明我不认识他们。”


  寂静许久,电梯门缓缓打开,喻文州走了出来。


  喻文州无辜的望着眼前那一道道奇异的目光。


  他咳嗽两声,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人会是这幅状态,带他还是决定打破僵局,借个话题...问问他在QQ上发给黄少天的东西看了吗。


  “少天,你上了吗?”


  喻文州的意思是问黄少天上QQ了吗,可是他发现周围的人的目光更奇怪了。


  “.....队长的话真深奥.....”黄少天明白喻文州说的意思,但他也明白周围的人的眼神是什么意思,内心是崩溃的。


  “.....”喻文州内心:少天,你怎么和他们一样了......


  “这个时候.....不应该大喊些什么吗?”有人发话。


  “嗯....这站位挺准的.....”


  几秒种后,不知道谁爆发出一声,接着全堂轰动大喊:


 “亲一个!亲一个!”


  此时黄少天想和魏琛一样表示他不认识这些人。


  谁知,喻文州轻轻一笑,走近,抬起黄少天的下巴,轻声说:“原来,少天和他们说了啊?”


  卧槽卧槽队长你不要这样.....我真的什么都没说你不要误会......


  可是为什么我会感觉到面红心跳.....明明我不是基的啊.....好吧就算我是.....


 喻文州看着他的嘴唇,印了上去。


  


------于是,就这样他们促成了一段大好烟缘-----

他们之间的四个吻

并不机智的少年:

高威群里的太太们都在讨论虐……所以赶了点晚安糖,特别少,因为是赶制的OTZ-


------------


【发丝-思慕】


他们之间的第一个吻发生的很意外。


那时候神威因为偷喝了他的酒,躺在榻榻米上微眯着眼斜睨着他。


湛蓝的大眼睛染上了一层水雾,煞是好看。


不知怎么的,高杉突然想吻吻他。


“晋助……我好困……”神威揉了揉发红的眼角,抬手散开了发辫,“我不想回去了,借个地方呼……”


“小鬼,去那边睡,容易着凉……小鬼?”高杉用脚尖碰了碰,对方没有半点反应像是睡着了。叹了口气,把人从榻上抱到床上。


睡着的神威特别安静,和平时的闹腾十分不同,散着发倒是有几分乖巧的错觉。


高杉俯下身,嘴唇轻轻略过发丝。


丝滑清凉的触感,丝绸一般。


“晚安。”


 


【额头-友情】


神威最终逃过了感冒的命运,但是没逃过宿醉。


他歪在高杉的床上捂着脑袋直哼哼,连米饭都吃不下去了。


高杉看他这样子被扰的心里也有些烦躁。起身凑到他身旁,低声问道,“头疼?”


“疼!真是的,酒什么的果然只有大叔才喜欢!头疼死我了,比上次被人砍了几刀都疼。”神威抱怨道,然后就着高杉的大叔习性又开始吐槽。高杉听的不耐烦了,拉过他就是一吻。


轻柔的,烙在额间的吻。


神威眼睛睁大了几秒,随即又弯了回去。


“感觉不疼了呢~这是什么特殊的礼仪吗?”


“治愈之术,只有我会。”高杉面不改色的忽悠着这只兔子。


“这样啊~不愧是武士啊!”


“咳……”


 


【后颈-执着】


“武士先生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神威蹲在窗前拿着高杉的烟杆无聊的点着星星。宇宙里一片漆黑,只有这些星星还算有趣。


高杉放下酒瓶,安静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得不到回答的神威有些烦躁,伸手就要砸了他的烟杆。


“有啊。”他淡淡的开口,起身走到他身后,然后伸手握住了神威的手顺势把他拉了起来。


“那是什么啊?你别和我说是这个。”神威没有回头,冲着窗前的倒影笑的杀气腾腾。高杉略微歪了歪头,重重吻在他的后颈之上。神威一下子僵直了身子,呆毛都懵逼了。


“自己理解去吧小鬼。”


 


【嘴唇-爱情】


琢磨了几天最终还是在阿伏兔一声声“你这是被别人占便宜还不知道啊笨蛋团长!”的惊呼中,神威猛然醒悟了,这是要和他打架啊!


杀气腾腾的赶到高杉那,结果正赶上鬼兵队吃饭。


有饭就行,先吃再说。


吃饱了,高杉说有甜点还在他房间里放着,特产,一般人吃不到。神威一听就来了精神,颠颠的跟着高杉就进了房间。正纳闷为什么高杉不拿出来的时候,唇上突然附上一片清凉。


“这可是只给你一个人准备的特产。”高杉抵着他的额头低声说。


神威咂咂嘴,委屈的觉得还不如米饭好吃。


不过……好像还不错?


那这份名为高杉晋助的特产他就心安理得的收下了,谁抢都不行!





期末考试作文

科几:

我一定是全校唯一一个期末考试作文写黑塔利亚同人文的(手动再见)灵感来源于一部同名同人漫《暖冬》……看到这题目就想起来了

以及向《暖冬》作者大大致敬!!!超喜欢你的画!!




三、习作

以“暖冬”为题写一篇记叙文,立意自定,800字左右。

===========================

“为什么要在这里生火?”

“这里避风。除非你想被雪花吹冻死,飞行员先生。”

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二战期间的一名飞行员,被派遣到东亚战场打击日本军队。可令他异常恼火的是,他的飞机在中国东北地区失事,自己也一同掉了下来,只得在此地等待救援。




他无聊地盯着那个在火堆前忙活的年青人,肩上的伤口依然一跳一跳地痛。“你说,你叫……王耀,是吧?这么冷的地方,你们怎么能住?”




“没有其他地方了。”王耀平淡地说。“那些都是日占区,我们已经冻死了不少人。”




“啊?!那……为什么不起来反抗?将土地从敌人手里夺回来!”




“反抗?有用吗?”王耀冷笑一声。“美国人,你不知道……有多少鲜血抛洒在土地上?起初只是阵地战,后来日本人调来了更加先进的炮火,轰!半个村子就没了……那些人也……”他垂下晦涩的眼睛,“有时候真觉得,一枪崩了自己算了……反正都是死,至少我还知道死在哪里……”




“不可以!”阿尔费雷德大声说,连他自己都被音量吓了一跳,“死!怎么可能死!人活着就应该拿起枪械,去斗争,去拼搏!怎么能自我埋葬!”




王耀瞪着他。寒风彻骨。




“你以为,你懂得很多吗,美国人?”他慢慢地说:“飞行员,只是把炸弹扔下去,接着什么都不管了……你看不见人们的死亡,你看不见亲人的生命在你眼前一点点消逝,你体会不到那种绝望!”




“我体会过!”阿尔大声反驳,“我的弟弟,也是个飞行员,两个月前,他被导弹击中,就在军区医院……”他停了一下。”我的弟弟,我那么可爱的弟弟,就在我的眼前,眼光一点点暗淡下去……没了,死了!从那以后,我就下了决心,一定要打败敌人!“




王耀沉默地看着他。




“耀,你还不明白吗?世界是所有人的,只要早胜利一天,就会有更少的人失去生命!而我们的责任就是让这一天快些到来,我愿意因此付出一切!哪怕前方有再多的荆棘,我们都要坚定地走下去!因为─—我们可是英雄!Hero!”他振臂高呼。




“英雄?……”王耀看着他。风吹拂着他的黑发,他第一次翘起了嘴角。




尽管北风依然呼啸,但天上已然现出了阳光。

================

【老王内心OS:这个飞行员不仅胖,而且蠢,还特么的话多,神烦……



秃奔菌太郎:

【神高】

渣浪传送门点我

低俗幼稚的摸鱼

矮杉说神威你这个小妖精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不

听说集齐七颗矮杉受就可以召唤神龙(不能

叁日画:

剑侠情缘三 破军万花

破军花姐:拖把兔。

妆面:木子。

摄影:木子,锦云。

后期:叁日画-亓渊

后勤:暮汐,浅歌,海林


OUTER SCIENCE:

魔卡少女櫻

插畫ver


大道寺 知世 / @幻夜瞳

photog / 管理人


經學弟提醒這套圖是14年9月初拍的了....

除了土下座沒有別的想法了💡